快捷搜索:  

文物里的越地长歌

浙江省博物馆正在展出“越颂——中华文物中的(de)浙江传奇”,展览呈现具有鲜明越地文化特色的(de)十类器物,不仅展示(zhanshi)了浙江历史文脉的(de)悠长,也印证了中华文明的(de)博大。

在良渚玉琮上看到多元文化的(de)交融

中华文化的(de)博大精深,既体现在生活在这片广袤大地上的(de)人(ren)们(men)具有共同的(de)历史根源、共同的(de)文化心理,也体现在各地因风土人(ren)情的(de)不同而孕育出具有自己特色的(de)地方文化。

如果要问浙江给人(ren)的(de)感觉,也许是(shi)温润隽永的(de)烟雨江南,也许是(shi)西湖的(de)浓妆淡抹,也许是(shi)山与海的(de)交响。浙江省博物馆推出的(de)“越颂——中华文物中的(de)浙江传奇”(以下简称越颂展)尝试从文物的(de)角度回答上述问题,展览从海量文物中选取了十类,它(ta)们(men)最能代表浙江的(de)气质,分别是(shi)良渚玉、越王剑、越窑青瓷、秘色瓷、阿育王塔、雕版印刷、湖州镜、温州漆、龙泉瓷、西湖图。

良渚遗址是(shi)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(de)圣地,良渚遗址出土的(de)大量精美玉器中,玉琮具有其他(ta)器物难以匹敌的(de)重要性。考古学家认为,“以玉琮和神人(ren)兽面纹为代表的(de)玉礼器系统是(shi)维系良渚社会政治组织的(de)重要手段和纽带,显示出良渚文化有极强的(de)社会凝聚力,且存在统一的(de)神灵信仰。”

越颂展中展出了1986年在浙江余杭反山遗址12号墓出土的(de)6件玉琮,其中最大的(de)一件也是(shi)最精美的(de)一件被称为“玉琮王”,这件玉琮高8.8厘米,重6.5千克,敦实浑厚,器型内圆外方,中心开孔贯通,玉琮的(de)典型特征是(shi)内圆外方,有学者认为这反映了古人(ren)天圆地方的(de)宇宙观,因此认为玉琮也许是(shi)沟通天地、祭祀天地的(de)礼器。让这件“玉琮王”更加不凡的(de)是(shi)雕刻在其上的(de)纹饰,琮体四面中间开直槽,槽内上下各刻一具象的(de)神人(ren)兽面图像,神人(ren)头戴羽冠,骑跨在一神兽上,此外琮体上还有抽象的(de)神人(ren)兽面图像。

在良渚文化兴盛之时,玉琮已经走出良渚,传播到更远的(de)地方,在良渚文化衰落之后,玉琮扩散的(de)脚步仍未停下。2021年考古学家在距离良渚约1800公里外的(de)三星堆遗址发现了一件激动人(ren)心的(de)文物。三星堆遗址3号祭祀坑出土了一件玉琮,器物的(de)年代是(shi)商朝晚期,这时良渚文化业已衰落,玉琮身上不见良渚文化常见的(de)神人(ren)兽面纹,取而代之的(de)是(shi)神树纹。神树是(shi)三星堆文化中的(de)重要形象,中国古代有神树连接天地的(de)传说,这件神树纹玉琮将主要来源于良渚文化的(de)器型与孕育自本地文化的(de)符号融为一体,是(shi)不同地域文化跨越时代的(de)一次“握手”。

正是(shi)历经长时段的(de)许许多多次“握手”,塑造了多元一体、长久茁壮的(de)中华文化。

在宝剑与瓷器上看到越人(ren)的(de)能工巧匠

越人(ren)素以手工技艺精湛著称于世,在越人(ren)的(de)巧手制作下,宝剑、铜镜、瓷器、漆器等成为表情达意的(de)礼品或是(shi)竞相追捧的(de)商品,它(ta)们(men)的(de)足迹比制作它(ta)们(men)的(de)工匠走得更远,甚至走到了域外。

越人(ren)善于制剑,在《越绝书》这部记录春秋末年吴越历史的(de)典籍中,专门开辟一章介绍越人(ren)制造的(de)宝剑与其传奇。传说越王勾践有五柄名闻天下的(de)宝剑,他(ta)邀请一位叫薛烛的(de)相剑师品评宝剑,前两柄宝剑出场后,薛烛无动于衷,说它(ta)们(men)都算不上宝剑,及至第三柄宝剑“纯钧”登场后,薛烛的(de)神情立刻严肃起来,严肃之中又透露出得见真正的(de)宝剑的(de)激动。《越绝书》以相当戏剧化的(de)语言来写“纯钧”的(de)品质:“手振拂扬,其华捽如芙蓉始出;观其釽,烂如列星之行;观其光,浑浑如水之溢于塘;观其断,岩岩如琐石;观其才,焕焕如冰释。”这把刚柔并济的(de)宝剑,是(shi)欧冶子的(de)作品。

或许最知名的(de)越王剑是(shi)湖北省博物馆所藏的(de)越王勾践剑,它(ta)于1965年出土于湖北荆州的(de)一个楚墓中,今年湖北省博物馆新馆开放,为这件镇馆之宝设(she)立了一个专门展厅。越颂展中展出了多柄越王剑,在欣赏这些千年前问世至今光亮如新的(de)宝剑、赞叹越人(ren)制剑技艺高超的(de)同时,观众很容易忘记一个事实,即越王剑大多出土于楚地。它(ta)们(men)也许是(shi)楚越联盟的(de)见证,也有可能恰好(hao)相反,是(shi)楚国攻越获得的(de)战利品,难以确定某柄越王剑具体是(shi)通过哪种方式流入了楚地,但越国制造的(de)宝剑在当时广受欢迎却是(shi)不争的(de)事实。

越人(ren)有悠久的(de)制造瓷器的(de)历史,越瓷在历史上也广受欢迎。越颂展中展出了一件元朝的(de)龙泉窑青瓷舟形砚滴。砚滴是(shi)一种文房用具,研墨时需要用砚滴注入适量的(de)水。这件砚滴做成船的(de)外形,很像是(shi)游弋在江南水乡中的(de)乌篷船,船舱与艄篷间甲板上开一小孔,船首开一出水口,用手指按住小孔,可以控制出水口的(de)水量,以免一时出水太多冲淡了墨。船舱中有男女二人(ren)席地而坐,似在交谈,两人(ren)面前还有一只鹅。艄公在船舱外,他(ta)穿着一身蓑衣,正要取放在船篷上的(de)斗笠,想来天已下雨,这艘船将驶进一片烟雨朦胧中。这件砚滴融艺术性与实用性于一体,被认为是(shi)龙泉窑青瓷巅峰时期的(de)代表作。

龙泉窑青瓷是(shi)宋元时代浙江最受欢迎的(de)商品之一,它(ta)的(de)身影出现在了很多地方。越颂展中有一件龙泉窑青瓷凸棱荷叶盖罐,整件瓷器均匀分布凸棱,荷叶状的(de)盖子配以青瓷本身的(de)颜色,让人(ren)想起“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”。这件瓷器出土于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集宁路古城遗址,集宁路古城距大同、张家口不远,是(shi)草原丝绸之路东端的(de)起点之一,来自中原、江南的(de)商品汇聚于此,再销往草原丝绸之路沿线地方。在集宁路古城遗址中发现了多个瓷器窖藏坑,其中就有龙泉窑青瓷。相同的(de)器型还出现在了韩国新安沉船,这是(shi)一艘元朝至治三年(1323年)从宁波起航的(de)货船,它(ta)的(de)目的(de)地是(shi)日本博多,在韩国新安附近海域沉没。沉船出水九千多件龙泉窑青瓷,显见它(ta)也受到域外顾客的(de)欢迎。

浙江是(shi)青瓷的(de)故乡,从先秦时代的(de)原始青瓷,到三国两晋南北朝时代的(de)成熟青瓷,再到唐代越窑独步天下的(de)秘色瓷,再到宋元明时代远销海外的(de)龙泉窑青瓷,这片历久弥新的(de)典雅青色,航行在一片浩大的(de)蓝色里,汇入千万种颜色中。

在西湖图中看到绿水青山诗意盎然

越地风物之美,莫过于西湖。西湖的(de)美,不是(shi)一蹴而就的(de),而是(shi)历经千年逐步塑造而成。

西湖颇得诗人(ren)的(de)热爱,而且还是(shi)名闻天下的(de)大诗人(ren),白居易修白堤、苏东坡修苏堤,为西湖景观打下一个好(hao)底子。到了南宋,杭州成为都城,这片城郊的(de)美景更得青睐,得到几次大规模的(de)疏浚,文人(ren)墨客留下了许多优美诗文。然而,在南宋之后的(de)元朝,西湖经历长时间(shijian)的(de)“废而不治”,湖区大面积遭到开垦,苏堤以西的(de)湖面都成了耕地,这样的(de)命运在历史上还发生在西湖的(de)姊妹湖湘湖身上。唐宋西湖的(de)盛景,直到明朝才恢复,正德三年(1508年)杭州知府杨孟瑛主持对(dui)西湖的(de)大规模疏浚工程,此次拆毁田荡3480亩,他(ta)利用挖起的(de)葑泥筑起一道横贯西湖的(de)大堤,这便是(shi)“杨公堤”,今天当我(wo)们(men)行走在这道堤上欣赏西湖美景时,很难想到杨孟瑛的(de)名字,但他(ta)的(de)贡献实不下于白居易、苏轼。明朝多次下令禁止侵占西湖,嘉靖四十四年(1565年)订立了《禁侵占西湖约》,并刻石立于杭州城面向西湖的(de)清波、涌金、钱塘三座城门前。只有持续不断的(de)保护,西湖的(de)美才能长久。

越颂展最后一个部分,展出了两幅明朝的(de)西湖图,一幅是(shi)沈周的(de)《湖山佳趣图》,一幅是(shi)周龙的(de)《西湖全景图》。沈周是(shi)苏州人(ren),这位喜欢宅在苏州的(de)画家,一生两次造访浙江,这对(dui)于他(ta)来说就是(shi)出远门了。《湖山佳趣图》作于成化二十一年(1485年),是(shi)他(ta)对(dui)第一次访浙的(de)回想之作,他(ta)所描绘的(de)未必是(shi)真实的(de)西湖景色,却是(shi)心中的(de)西湖景色——“山峦起伏,草木华滋;远山楼台耸峙,亭阁临风;近景沙渚浅滩,垂柳依依;大雁翔集,渔舟唱晚,板桥横卧,水榭高筑”。

沈周卒于正德四年(1509年),倘若他(ta)可以看到一年前经过大规模疏浚后的(de)西湖,必定能画出一幅更精彩的(de)西湖图。来自宁波的(de)画家周龙在万历三十六年(1608年)绘制的(de)《西湖全景图》,是(shi)较为贴近当时实际景象的(de)西湖。今天回望四百年前的(de)西湖时仍能辨识出一些标志性的(de)景观:白堤上的(de)断桥有三两游人(ren),曾是(shi)宋代林逋隐居之处的(de)孤山山脚下已有不少房子,长长的(de)苏堤铺在湖面上,堤上遍植柳树,雷峰塔兀立在夕照山上,保俶塔耸立在宝石山上,游人(ren)泛舟西湖,舟游是(shi)从古至今最重要的(de)游览西湖的(de)方式。

《西湖全景图》是(shi)在一个春日问世的(de),这让人(ren)想起明朝文学家袁宏道也是(shi)在一个春日游西湖。他(ta)乘坐小舟入湖,写下这样如痴如醉的(de)句子,“山色如娥,花光如颊,温风如酒,波纹如绫,才一举头,已不觉目酣神醉。此时欲下一语描写不得,大约如东阿王梦中初遇洛神时也。”东阿王曹植在梦中遇见洛神,遂有千古名篇《洛神赋》。袁宏道与西湖相遇,而有这灵动洒脱的(de)短文。沈周与西湖相遇,而有《湖山佳趣图》。

相遇,是(shi)一个迷人(ren)的(de)主题。任性自然、尊重文化的(de)中国人(ren),更愿意将相遇设(she)定在青山绿水中、文华灿烂中,这是(shi)我(wo)们(men)向往的(de)自然天地,这是(shi)我(wo)们(men)追慕的(de)精神家园。

作者:罗慕赫 【编辑:房家梁】

妈妈浙大读博成儿子“学妹”:有梦想啥时出发都不晚

“小粉红”还是(shi)“躺平一代”?中国当代青年呈现多色光谱

吉林“Z世代”森林消防员:练就山里通、铁脚板、活地图

电影《万里归途》全国多地点映 还原外交官撤侨幕后故事

成都世乒赛开赛在即 哪支队(dui)伍将给国乒带来挑战

有聊丨出道十年后,袁娅维说她(ta)自己就是(shi)标签

韩外长因总统英美加之行空手而归遭遇罢免案 尹锡悦回应了

国际奥委会公布新视(shi)觉识别系统 预计巴黎奥运前完成

贝佐斯前妻申请离婚:身家2081亿 第二任丈夫是(shi)老师

一家五代人(ren)的(de)88年接力:守护无名红军烈士墓

【十年经略】中国经济如何构建(jian)“双循环”?

岐山臊子面:咥一碗“神来之食” 品千年酸辣之韵

4亿多年前这5种鱼拨开“从鱼到人(ren)”关键演化的(de)重重迷雾

主帅蔡斌评中日女排之战:团结向上敢于亮剑

二级、三级公立医院启动“国考”

给43名未成年人(ren)文身,老板该向社会道歉吗?

谁动了北溪天然气管道?俄称拜登“有义务”给出回答

10月新规来了!事关身份证、车子、电子烟

神人兽面纹,保俶塔,1986年,良渚玉琮,龙泉窑青瓷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261人留言! 共有:261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